体育馆仓库的调教

时间:2020-01-15 20:30:03

如何,刚刚在课堂上不是还帮着老师教训我的无礼吗,现在的感觉如何呢?班长。」

阴暗的体育仓库中,隐约可以看见一名扎着马尾的少女,双手被类似手帕的东西反绑在身后,跪坐在一名坐在堆叠起的体操软垫上的少年身前。少女努力的上下摆动着自己的臻首,不时还发出类似吸吮冰棒的啧啧声,对于少年的问话来了个置之不理。
「又忘记基本礼貌了。这样是不能当模範生的。班长。」
露出一个残忍的微笑,少年从随手弃置在软垫上的製服外套中,取出一个扁圆的控制器,也不多说半句,轻轻的,转动了上头的开关。随着开关的启动,少女半裸的身躯猛地一震,上下吸吮的动作迅速加快,连带使得原本就仅能算是披在身上的白色製服衬衫,以及一开始就已经鬆开背扣的胸罩看起来随时都会掉落的感觉。

「……嗯…很努力呢…嗯,班长。但是这样如何呢?」少女突如其然的加重了吸吮的力道,让少年猛然抖了一下,但随即抑制住自己的冲动,笑了笑,把开关转到了次强的一格。

少女又是一震,看得出来还有想要忍耐的念头,但终究还是输给了下体所传来的大量快感,一阵剧烈抖动后,少女终究还是将口中吸吮已久,但仍不见洩精的肉棒给吐了出来,一双雪白的长腿死夹不放,整个人倒在骯髒的仓库地板上不停的左右扭动。原本要掉不掉的衬衫和胸罩也随之掉落。

「对…对不起,上原君…是我不对,我刚刚不应该…不应该…啊,快点停下来!快点…停…停!」
少女双颊染满红晕,纤腰不停的左右扭动着,既想要将自己那羞人的部分用力向外挺出,好让那塞在秘处的玩具更加深入,但又捨不得那两腿紧夹时带给自己的扰人快感,于是乎,一双修长的美腿时收时放,搭配上少女下意识的挺腰动作,更是显得诱人。

「拜託别人的时候,要更有礼貌一点才是啊,多香子。而且我一开始开的条件是什幺,妳忘了吗?」少年—上原真志冷冷的笑了一笑,用衊视的眼光看着闷绝扭动的女体,手中的开关扭到了次弱的一格。

随着震动的减弱,少女—北条多香子的呼吸也渐趋平稳,虽然红晕未退,双腿中不时传来的震动也持续带给她不小的刺激,但终究是一个比较能够说话的状况。

「你,你答应我,只要我能够在自己的衬衫和胸罩掉在地上前,把你吸出来,这星期就…啊…啊…要…解除…我们之间的关係的。」

「多香子不容易呢,虽然下面塞了根粗粗的按摩棒,还是能够把话讲完,值得鼓励。」上原嘴角微微扬起,手中的控制器又转回到次强的一格,让刚得到喘息的女体再次受到甘美的快感袭击。

「啊…拜託…上原君,拜…拜託…关掉它…我会坏掉…要坏掉了…我要…坏掉了……」

无视北条多香子的苦苦哀求,上原真志一边把玩着手上的控制器,一边笑着说道:「第一,你应该要叫我主人,但是你今天一次都没有叫过。第二,妳在让我射出来之前,衣服就已经掉到地上了。所以我有什幺理由帮妳关掉那个可爱的玩具呢?真希子。」

「啊…我不行了,拜託…不要关掉…拜託…进来一点…让我高潮…上原君…主人…我…关掉…求求你…我要坏掉…坏掉了…啦……」

「要坏掉了吗?那就坏掉吧。坏掉的玩具更好玩喔,真希子。」

「喀」地的一声,控制器转到了最强的一格。

此时的多香子已经听不到上原真志任何的嘲弄了。剧烈震动的按摩棒打碎了她所有的坚持。全身上下的感官在瞬间被大量的感官快乐所淹没,脑中只剩下接收快感的神经全力运作,身为班长,身为模範生的尊严在这个瞬间都不重要了,重要的只有一件事情—高潮。
「我要死了…求求你…不要看我…高潮要来了…我不行了…要坏了…坏掉了啦…!」

受不住快感的浪潮,多香子猛然向上挺起自己的柳腰,双腿用力向外伸展,準备迎向绝顶。
但是,上原却在此时将开关转到了停的位置,硬是将少女从天国的边缘,推落到地狱的深渊。
「多香子,玩具怎幺可以这幺轻易的就获得快感呢。何况,如果这样就高潮了,那我特地要求你穿上这件订製的玩具的意义可就没了。」

少女虽然想说些什幺来反驳少年的恶意揶揄,但是再次传来的甘美快感轻易粉碎了这微不足道的反抗意识。从少女口中所吐出的,只剩下在饱嚐快感时才会出现的畅美呻吟。

套在北条多香子下体的玩具,是上原真志特地为她量身定做的贞操带。外型跟一般的贞操带并无二致。为了方面上原真志玩弄多香子,所额外设置的,可以插入少女秘处的遥控按摩棒也不是什幺特殊的设计。对于少女来说,真正折磨的设计在于,贞操带上刻意给自己的秘核留了一个小孔。小孔开在秘核的位置之上,小孔上的特殊花样则恰好拨开了覆盖其上的核皮,使得少女在活动时会持续受到来自小孔的刺激。但是,如果少女想要藉着摩擦小孔来自己达到高潮,也是不可能的。上原订製这条贞操带的目的,就是要让多香子无时无刻不在性的刺激下。

赤裸着下体的上原走近多香子身边,将早已失去遮蔽功能的製服短裙和内裤脱去,露出那条皮製的贞操带。之后又从外套口袋中取出一根细緻的羽毛,轻轻的,甚至可以用细腻二字来形容。对準了少女的秘核又是一阵搔弄。

「上原君…求求你…不要…不要…啊!…」娇美挺立的乳尖突然被人轻咬了一口,打断了多香子哀求的话语。秘核、秘处,乳首,毫不间断的传来轻、重、缓、急各有不同的快感,让少女又想哀求对方停下,又捨不到那临绝顶一刻只有一纸之隔的美感。两腿又张又合;又伸又缩,柳腰向上用力挺出,但随即又难耐快感的左右摇晃。从嫣红双唇中吐出的话语已经没有任何实质意义存在。如果非要说有意义,那也只代表了多香子对快感的恳求。

「我要到了…让我到…我求求你…上原君…让我到,让我到…」数不清几次了,多香子再次从绝顶高峰的前一刻被拉了下马。前几次还咬牙死撑的美少女,经过几次的高潮未遂,现在浑身香汗淋漓。大腿间满布蜜汁。仓库中瀰漫着少女情动时的体香。

「多香子,妳还是没有任清楚自己的处境喔。在妳没有认清事实之前,没有高潮。」

无视少女满盈泪水的双眼,上原真志又转动了按摩棒的开关,双手反绑的多香子又是一阵呻吟扭动,之后,仍旧在高潮前无功而返。

「我知道了…我错了…主人……是女奴不好…是女奴不对…求主人给女奴高潮…求求主人……」勉强撑起软弱无力的身体,多香子跪伏在真志的面前,捨弃所有的尊严,低声地,为了高潮而向面前的少年恳求着。

「既然知道了,那这次就算了吧。」伸手解开了绑住多香子双手的手帕和贞操带,上原将多香子摆布成女上男下的体位,要求多香子自己想办法达到高潮。

「主人…好舒服…好舒服…啊…啊…女奴下次不敢了…再也不敢了…请主人让女奴高潮…让女奴高潮吧…女奴再也不敢…不敢反抗…啊…啊…反抗主人了…求求主人…」解开束缚的多香子像是获得渴望已久的宝物一般,一把将上原的肉棒塞入秘处,用力的上下挺动。原本扎成马尾的长髮也不知何时散了开来,乌黑的长髮如扇般披散开来,随着多香子柳腰的动作而不停晃动着。

「既然这样,那就给妳吧!妳要记得!妳是我的女奴!永远都是!」上原一个挺身,转而将多香子压在身下,下身不断挺动,快感如潮般淹没了多香子的感官,多香子什幺也无法感觉。最后的高潮瞬间,多香子紧紧抱住了上原,口中喊着:「主人!女奴永远都是主人的…女奴什幺都是主人的…女奴要坏掉了…坏掉了啦~~~~~」